云水客

博主不想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堆脑洞。

孩子(6)

(6)

等杰克有所察觉,一切都已经晚了。

那股力量将他猛然撞翻在地。那个人从背后勒住他的腰,两个人紧紧抱成一团,在碎叶和干草上翻滚。杰克仰面朝天地压在男人身上,咽喉和腹部分别被两根强壮的胳膊勒住,令他瞬间难以呼吸。值得庆幸的是这一带地形平缓,树间间隔较为开阔,他的头得以避过撞击在碎石或树根上的厄运,落在松软的碎叶间,身上痛觉也并不十分明显。

杰克两眼发黑,充血的嘴唇微微张着,一声喊叫憋在嗓子眼里。他知道自己的时间极其有限,继续下去撑不过几秒便会因为大脑缺氧而窒息。一股逃生的本能令他将所有的力气都汇聚在腰腹上,趁着双手还没来得及被束缚,两人的腿脚还在挣扎着交缠之时,他将那个人往一侧推顶了出...

孩子 (5)

(5)   

    森林里寒意更甚,暗针叶林特有的湿气针砭刺骨,行走时从鼻唇间能呼出微弱的白气。万籁俱寂之中,月光几乎无法通过高耸的叶间落到地面,四周接近全黑,树影与灌木层叠错落,时间与空间均难以分辨。杰克再次摸了摸腰间紧系的毛巾——此刻他蹲据之处是个由虬结于地表的老树根形成的天然屏障,距离木屋有20余米远——在此稍作调整。为了空出双手,这会杰米正安稳地俯趴在他背上,杰克的外套罩在外面,使他的身体变得暖烘烘的。

    已经太久不曾碰过枪管或军用刀柄了,杰克的虎口老茧早已被磨平,...

孩子(4)

事实证明我的反射弧虽然特~别长但是至今未断。

*非ABO非生子

*二次设定

*前三章链接:(1) (2) (3)

------

    两个革命军带着杰克,走到一处木头搭的简陋屋子前,当中较为年轻的歪头示意他进去。屋子半开着门,门口挂着半截脏兮兮的布条,昏黄的灯光被这和木头间的缝隙切割成一道道的黄线,女人和小孩的声音隐约可闻。

    杰克用力抑制住说话的冲动,只是眨了眨眼睛。他塌着肩膀——让杰米在臂弯里躺得更舒服些——微有些踉跄地走上木头架起的台阶,疲惫和惊吓使他看上去完全就是个满...

云上的日子1-4

填坑准备ing。

---

  1.

那片云的形状很奇怪。

起先不过是团乱糟糟的污点,但它变得很快。不过一会,它就由一条大鳞大麻哈鱼变成了一只白鲸,天空的颜色使它肤质灰暗,远方城市里彻夜通明的灯火又令它遍体红鳞。

它朝着日升的地方游去,仿佛蒙神召唤。但此刻黎明未至。

西风刮来了大洋上的雨云,也吹得葡萄叶簌簌作响。它们在夜色中轻抚着彼此,藉着千载难逢的机会用力摩擦,发出窃窃私语般的低吟。整个葡萄架都在震动,垂坠的丰盈果实如女人摇摆臀部,不时跌落。成串的葡萄在地面迸出紫红的浆汁,旋即被蹭上,在皮肤上留下黏腻的深色斑点。

雨水飘落之前,风愈强了。一切喧嚣着,都在窥视藤叶间隐现的翻滾的躯体...

初恋(1 end)

*盾冬

*清水向

*一篇旧文,改了名字。

*含部分《过时之人》漫画设定。

-----

那时巴基说了他记起的一个回忆。
“关于那件事情,还剩一个?”
史蒂夫点头。“最后一个。”
“之后就去大峡谷?”
“没错。”
留声机里正播着一首老歌,烤箱里散发出混合着肉桂粉与朗姆酒的苹果香气,巴基塌着肩膀,望着厨房里正切着牛肉的史蒂夫的背影,左手指在餐桌上敲了敲。
“爱荡秋千的珍妮。”他说话习惯性的慢且轻,仿佛惜字如金。
史蒂夫嗯了一声,看上去并没有想起来。巴基从身后打量了他一眼,等了等又问,“记得么?”
“哪一年?”
巴基低头想,“不记得,我们刚见面。”
史蒂夫把冷牛肉拼盘和蔬菜色拉端到餐桌上,从口袋里掏出记事本,拉...

我屮艸芔茻好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呼噜-hulu-:

今天就在和鼠标垫厂家的严词交涉中火冒三丈又担心害怕的度过   但是居然同时还画了个很宁静的冬  心里想着  他们有那么久的寿命 盾盾一定会陪着冬冬环游世界 在每个国家的历史名城住上几年 感受不同的古老文化 帮助冬冬也帮助自己寻找内心的平静  【那下一站要去五台山吗 要在头顶梳个小团子道士头吗2333 【至于拯救世界  应该有坤式来接吧2333 

2016年回顾

没有一个写完的………
一句话总结:一入盾冬坑,终身盾冬粉。
展望2017,明年继续~

孩子(3)

*我又忘记tag要怎么打了,还是算了。
*非ABO非生子

(3)
片刻之前,杰克还坐在这午后闷热且安静的破旧小车厢内,昏昏沉沉地安抚着杰米,开始西斜的日头透过毫无防备的玻璃窗逐渐爬上他的手背,一切都有种虚假的安逸。可顷刻间,这对视令四下明亮与安定的环境全都消失不见了。
即使离开军队已数年,他脑中仍然警铃大作。这个有着络腮胡子的男人的眼神让杰克不自在极了,仿佛在他面前的自己正一丝不挂。
冷静,杰克告诉自己。这个男人看起来不像基利波国民,也没有迦特人的体征。即使服饰陈旧,又满脸胡须,他的白皮肤也像草地里的奶牛那样醒目。如果只是自北南下的流民,或许没有机会了解这个国家的太多内情。
杰克故作漠然地收回目光,食指在...

孩子(2)


*非ABO非生子
*二次设定

走过小镇街角唯一的诊所时,杰克缓下脚步,却并没有停下来。他只是抬眼看了看那块招牌,就低下头,仿佛害怕后悔一般地飞快折过了拐角。
他正在往车站方向赶去。要从这去附近更大的城市,每隔一小时只有一班火车经过。杰克努力不去想火车真正的终点,在售票口买了张自由席,离发车还有15分钟的时间,他趁机坐到小角落去,从背包里拿出装着温水的奶瓶,又给杰米喂了一次水。孩子看起来比刚刚好了一点,可脸色依然惨白,没有一点这个年纪应有的血色,皴裂的小嘴张翕着,脆弱得像枝曝晒在太阳底下的花骨朵。
车开来了,杰克抱着他走上去。车厢里乘客稀稀拉拉的,大部分男人不是在腿间夹着公文包,就是把背包抱在怀里,像...

孩子

*非ABO非生子
*二次设定

(1)
早上9点的时候,库房里已经很热了。
在机器的轰鸣与金属搪瓷等器具的碰撞声中,发电机的嗡嗡声显得格外微不可闻。杰克用挂在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抬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垂首摆弄桌上的零件。和其他人脸上的麻木神情相比,他看起来有些焦虑,指间作业漫不经心,并不是那么的专注。
杰克来到这里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那时基利波王国内战的号角才刚刚吹响没过多久,庶民们连造反者的名字都未曾听说过。他们守着自己的身份和祖上代代传承下来的微薄地产偏安一隅,偶有像辛格老板这类人,一面颂扬着资本主义,一面在君主制国家趁机大发战争横财。
作为一个对于这穷乡僻壤来说完全陌生的来客,尽管...

1 / 2

© 云水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