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客

博主不想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堆脑洞。

Honeymoon-1

解释:
给西皮@KIRARI 的生贺文,短篇甜文,哨兵向导设定。
背景类似madmax,白鬼也是战争儿的别名,设定比起普通人对哨兵向导气息敏感,但也只是敏感而已,类似信息素雷达被打开了。
其他设定包括结合方式,哨兵向导等级,社会等都与原型相差不大。
如果来了感觉说不定会把正篇的坑也开了;)
最后,亲爱的cp,七夕节快乐!!愛し続けるよ!

蜜月-Honeymoon
"等等,做个交易如何?"
被揍倒在自己粗糙改装过的老林肯近旁时,年轻的白鬼福至心灵,赌着最后的气力抬手叫停。对方明显战意不足,挥拳的动作停了一停,就收了回去。
"你想去蜃楼么,我可以领路!"
尽管地面温度已近华氏100度,同伙们断续的呻吟依然令他寒毛倒竖。金黄的沙地上,到处散落着方向盘和汽车零件。
太可怕了,他们有20个人,5辆改造汽车和5辆机车。对方却只有一个人,一架摩托。可现在,他们所有人都像没吃足奶水的婴儿那样倒在地上翻滚哭号,而能在飞驰中彰显勇气和能力的"荣耀"们,此刻又回归成一堆无用的废铁,对方却连摩托都没有下来过。没了方向盘,谁也没本事回到1英里外的地方叫救兵。
黑衣的骑士稳坐在那辆8.3升V10引擎的四轮机车上,衣角连一点沙尘的痕迹都没有。他还戴着风镜,大半脸被棉布的围巾遮挡住。风镜朝向白鬼,上面清楚地反射出一张迅速肿起来的惨败面庞,青年吓得往后缩了缩,尽量把没穿鞋的脚藏在身后以免受伤。
"我不需要引路人。"出乎意料的是,骑士态度平静地拒绝了他。
"你需要通行证…城门只有白鬼能自由出入,没有得到许可的普通人,在城门外200码处会被射杀。"
短暂的沉默之后,黑衣骑士却提了一个问题,"听说今晚那里有个仪式?"
他看起来丝毫不好奇,白鬼有些疑惑他究竟是在提问还是在叙述一个事实,然而对方语气里有种严肃的威压,令他不由自主地说了实话。"是的,关于结合的仪式…"
"结合?你们有新的向导么?"
"对,还不少…"
骑士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他顿时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个人很显然是冲着仪式去的。
白鬼正想着是拼死冲进车里割开油管点燃火引和敌人同归于尽,还是将他带到城门去再做打算,骑士忽然抬手取下风镜,又把围巾往下拉扯开,露出一片金色的短发,那双眼睛却是白昼的天空蓝。战争过后,这样的耀眼的色彩已成了稀缺货,几乎每个黑市都能拍卖出一个城所拥有的一半水资源的价格。然而,几乎是立刻的,白鬼被一股强烈的信息素袭击了。他像遭到重锤那样瘫倒在地,嘴巴大张,因为呼吸不畅导致他将舌头长长地伸了出来,像狗一样喘息着。
"抱歉,我接受你的建议,也无意毁约。"骑士从机车上跨下来,身高上的气势一下子显露出来。他迈步走向动弹不得的白鬼,在他面前蹲下来,蓝眼睛近乎诚挚地俯视着他,嘴角露出一点略带忧虑的微笑,"不过你得按照我的方法来。"
白鬼只剩下闭眼睛的力气了,他用力阖上眼睑,不出意外地听到身边传来一声低沉的呼噜,有野兽的炽热气息喷在他脸上。
"救…救命…"他快要晕过去了。
该死的!这竟然是个哨兵!


守城的白鬼在交班之前发现了他们,他本来举起了枪,然而机车上同伴的脸又让他松懈了下来。
天色渐暗,太阳正在缓缓西沉,天空蓝色尽褪,被夕日渲染成一片艳红。疲软的风朝着远方徐徐刮去,连绵的沙丘上仅能听见摩托渐近的轰鸣。今夜看起来是不会有沙暴了。
"名字?"
"史蒂夫。"
"属性?"
"哨兵。"
守卫"白鬼"的笔尖在纸上点了点,"进过塔么?"
史蒂夫沉稳地答道,"我是自由人。"
守卫让他拉起袖子到肩膀,确认他皮肤上没有哨兵组织的官方刺青。那股强烈的信息素的味道让白鬼即使戴着面罩也依然喉咙发堵,眼冒金星,于是连忙将手收了回去拉开距离。看看他同伴,哦可怜的家伙,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就这样近距离地直面哨兵,还共乘一骑,恐怕3天之内都没法动弹了。
"运气不错嘛。"他嘟囔了一句,"自由哨兵简直快他妈的和向导一样稀缺了。你要明白,仪式不管成没成功,你都是蜃楼的人。"
"当然。"
白鬼给他做完武器检查后,让他在登记卡片上签了名,又给了他一个锻成S-1字样的徽章。
"S组,会场在距离这里500码的地方,8点开始。除此以外,酒馆,妓院赌场,只要你有钱,尽情享受便是。"
"这次的向导有多少人?"
守卫为这个问题的直白咧嘴大笑,眼神里满是不怀好意,"你想要几个?"
"一个就够。"
"那真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评论(1)
热度(12)

© 云水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