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客

博主不想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堆脑洞。

【盾冬】Honeymoon-2

蜃楼曾经是个沙漠传说,作为保留核爆前风貌与资源最完整的一座城,它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其余城镇的眼红之地,而自打"疯狂的威廉姆"领着白鬼们占领并长期盘踞于此后,一切都变了。
史蒂夫漫步在会场的石壁边。这是一座天然的硕大椭圆形石山,风化严重的石壁上千疮百孔,距离地面10米以上的高度密布着加工至成人高的各色孔洞,往上一直排至约有50米高的地方,一轮明亮的弯月正挂在山巅。时间是7点,唯一的入口处前已有车辆汇聚,他们无一不坐着改装过便于在沙漠与戈壁上行驶的大排量汽车,每辆车上配备着4-5名全副武装的成年男人,史蒂夫从服饰和气息上判断出,那些基本都是三等与假性哨兵护卫,而更为驳杂的佣兵气息则从上风地飘过来。 不难理解,现今已变成"佣兵之城"的蜃楼拥有着相当可观的兵力,而在"神盾"这座绿洲发展日益壮大之时,其他各方无疑都希望找到增强势力的机会以平衡甚至超越这岌岌可危的现状,只要神盾一日置之不顾,他们就会有更多在未来扳倒对方的可能。这也是为什么蜃楼的"结合仪式"会有如此多"观众"的原因。
吊台从上方缓缓降了下来,在守卫注意到之前,史蒂夫藏进黑暗里。他的围巾和夜视镜都是特殊材质,可以将信息素降至最低。有段时间没有服用向导素,令他略感浮躁,但目前的状态再坚持一个月倒是完全没有问题。他观察了一会,又快速地将城里的地势熟悉了一遍。接着他走向这附近唯一的一家小酒馆,进去点了杯特制的蝎子酒。这酒馆里普通人甚少,只有吧台侍应生和老板两个人。近三分之一的客人衣领上都别着和史蒂夫一样的徽章,连向导素都无法掩饰的气息充斥着每个角落,每个人脸上都多少流露出隐忍的暴躁情绪,看起来就像是立刻能跳起来与隔壁的家伙打上一架。
史蒂夫等到所有的人都离场去准备"仪式"之后才喝完最后一口酒,吧台里的侍应生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两眼,大概在疑惑这个不紧不慢的家伙究竟是来做什么的。哨兵朝他笑了笑,起身离开酒馆往会场走去。

吊台边上正停着一辆GIGAHORSE*,四个后轮高约两米。趁着夜色和这高度差的掩护,他在汽车即将发动的那一瞬间矮身滚入车底,双手双脚牢牢抓住底盘,这一切都在一秒之内完成,上面的四个三级哨兵甚至连一个呼吸都没有进行完。
史蒂夫感受到V16引擎独特的轰鸣和震颤,身下的沙地的气味逐渐被钢铁所取代。他屏住呼吸,听着吊台上方滚轴轧轧的微响直至停止,推测出他们停在30米的高度。
引擎再度发动了,车子正缓慢地向石山内部驶去,约莫过了5分钟,车子在一处有阴凉微风的地方停了下来。
开门声。靴子落在地面时鞋底摩擦的声响。有人吐了一口唾沫。枪支在背上的轻微响动。最后是粗重的呼吸声,听起来像是普通人。史蒂夫听到纸张的响动,微微睁开眼睛。
他等那5个人的脚步声走远,这才从车上敏捷地跳下来。他贴着石壁,像个幽灵一样紧跟着那群人,没有人觉察到他的气息,也没有人回头看过一眼。他们沿着石道,走到一个挂着帷幔类似包厢的地方,有两个哨兵留在门外,剩下两个和普通人——现在史蒂夫知道他应该是首领——一起走了进去。
现在是7点50了。史蒂夫没有多等,几步走到两个哨兵面前。
"你是谁…"其中一个话未尽,就被史蒂夫锁住喉咙按在了墙壁上。在锁喉术令对方窒息昏迷的十几秒时间,又将另一个哨兵的枪踢掉,在他张嘴叫喊出声之前,他跳起来,双腿夹住对方的脖子,一个凌空转腰,翻过身便将对方踩在了脚底。
一切都在寂静中发生。他将两个人束缚了手脚丢在门外,又悄无声息地滑进帷幔内,在解决剩下三个人之后,他拿到了那张名单。 名单有三页,前两页上分别写着50位哨兵与4位向导的名字。
最后一张纸是红色的,上面只写了一个代号。
叛逆者*。1名。
没有署名。

*GIGAHORSE:参见madmax不死的乔那款车型
*叛逆者:同时拥有哨兵与向导能力的人。

评论(1)
热度(6)

© 云水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