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客

博主不想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堆脑洞。

【盾冬】Honeymoon-3

这一批是少有的上等货色,所有的向导都未曾结合过。房间里的四个人中,有三名是女性,一名男性。他们的相貌都不算糟糕,年纪也都相当年轻,有一个甚至没有成年。看守的白鬼没有将他们分隔开来,似乎笃定这些未曾经过培训的向导即使凑在一起,也不会掀起什么大浪。他们在路上跋涉了近6天的时间,第七天从大型货车上下来之后,没有一个人想过离开。
向导们所在的屋子建在山顶上,有一个硕大的玻璃窗可以眺望外面的景色。入口处的门带着密码,每天会有白鬼从外面送来干净的水和新鲜食物,偶尔也会有烈酒,比起曾经的生存环境来说,这里实在好太多了。然而他们对各自的未来仍心怀忐忑,毕竟在被找到并带来之前,他们从未希望过自己能拥有一个哨兵。
第七天,又有新的向导。
这次是个男人,个子在向导中偏高,深棕的头发扎在脑后,眼睛底下有淡淡的青晕,看起来有些天没有睡个好觉了。他一进来,就把其余四个人飞快地打量了一遍,没有说一句话,径自在贴墙的角落找个舒服的姿势坐下了。他把左手搭在膝盖上,这才有人注意到他戴着半边皮质手套,在之后用餐时分也不曾脱下来。
另一个男向导试图与他搭话,其余几位女向导则略带爱慕地看着他。尽管他沉默寡言,目光冰冷,然而他身上却有种安稳且强悍的气息,有时会让人忍不住以为他其实是个哨兵。如果果真如此,说不定他会相当受欢迎。
"你的精神向导是什么?我的是只跳鼠,这么大。"男向导拿手比划了一下,"我叫它Ben,在我10岁的时候它忽然蹦了出来。我们是伙伴,但我已经很多天没有看到它了。"
"精神阻隔。"
"你说什么?"
男人伸手敲了敲墙壁,"有这个材料在,你没法叫出它来。"
男向导缩了缩,"那它以后还会出现么?"
对方却答非所问,"听说这里有个仪式?"
男向导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一位红头发的年轻女人于是接着回答了他这个问题,"我听说…是的,他们会在'会场'完成哨兵与向导的结合。"
"你知道会场?"在那锐利的目光下,女向导变得犹豫且多话。
"我只是听说,就在这石头里,还有因为向导很少,这里的哨兵又越来越多,他们大多数选择契约…"
她的话还没讲完,保险门忽然开了。从外面走进来四个全副武装的白鬼,还有一个高大壮实的金发男人。
虽然不曾接触过,但所有人立刻都知道那是一个哨兵。他们害怕地缩在一处等待着,然而哨兵和白鬼们却只带走了最后的向导。
他们再也没有见过他。

早听闻蜃楼的仪式简单粗暴,但当见到向导如商品一般被关在玻璃笼子里,由在一对一战斗获胜的哨兵强制结合时,史蒂夫仍是深深皱起了眉头。
如果说没有向导的哨兵是颗随时引爆的炸弹,那么结合过的哨兵便是带鞘的刀剑。然而向导的稀缺让一部分哨兵只能靠向导素度过余生,同时能力慢慢降低至三等级别。对于哨兵强弱决定一切的蜃楼而言,自然有必要寻找一种完美的解决办法。
史蒂夫藏身在装饰的帷幕阴影里,从外面任何一个角度都没法觉察出他的位置。领头的普通人中了一剂安眠针,正靠着椅子上睡得死沉。这洞穴似的包厢外,是个掏空的拱顶空地,史蒂夫所在位置下方5米处,是个用粗大锁链吊起来的平台,而照亮台面的,则是拱顶上垂下来的一盏不知哪个世纪留存下来的吊灯。
史蒂夫有些庆幸这包厢是没有东西阻隔的,这样有任何情况他都能一跃而下。
那个女人最终归属于一个高她大半个头的哨兵,因为在此之前从未相识,他们最终只能通过契约方式完成仪式。史蒂夫在能见度的范围内看了一圈,但并没有在其他包厢里看到威廉姆的影子。
他很有耐心地又等过两个结合仪式,在哨兵对战的嘶吼与悉悉簌簌的低声交谈声中数着自己的心跳。
一下,又一下,他们逐渐快了起来,伴随着首席哨兵渐强的预感。
从拱顶的四个斜对角方位再度有灯照下来,正打在搏击台正中,议论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然而转瞬又一片静寂。
第四个向导刚完成仪式,现在轮到最后一个了。

评论
热度(18)

© 云水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