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客

博主不想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堆脑洞。

孩子

*非ABO非生子
*二次设定

(1)
早上9点的时候,库房里已经很热了。
在机器的轰鸣与金属搪瓷等器具的碰撞声中,发电机的嗡嗡声显得格外微不可闻。杰克用挂在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抬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垂首摆弄桌上的零件。和其他人脸上的麻木神情相比,他看起来有些焦虑,指间作业漫不经心,并不是那么的专注。
杰克来到这里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那时基利波王国内战的号角才刚刚吹响没过多久,庶民们连造反者的名字都未曾听说过。他们守着自己的身份和祖上代代传承下来的微薄地产偏安一隅,偶有像辛格老板这类人,一面颂扬着资本主义,一面在君主制国家趁机大发战争横财。
作为一个对于这穷乡僻壤来说完全陌生的来客,尽管几乎生无分文形容憔悴,但看上去还算年轻的杰克生着一张相当俊俏的脸蛋,一双眼睛别提有多风流。乡下的女人们都以为他是逃难来的贵族子弟,谁也没想到他租了这带最便宜的旧公寓的顶层,过了两天又在辛格老板的军需品厂子里找了份零时工。
人们对美的幻想常伴随着财富的闪光,未过多久大家的注意力就从他身上移开,终于开始关心起王国的未来问题。这对杰克来说自然是一种解放,自从那件事之后,他还未曾睡过一个好觉。
天气实在太热了,杰克停下手里的活喝了一口水,然后又是一口。他这天从一开始就心神不宁的,脑海中有不少对他而言相当糟糕的想法一掠而过,大部分是关于落魄与死亡。午饭的闹铃响起时,他甚至连一点饥饿感也没有。
在临近午休结束时,他看到邻居家那个暗恋他的红头发小姑娘冲进食堂,满头大汗地在近百号人当中寻找他的身影,杰克的心一下子沉进了冷水里。
"杰克!杰克!"
尽管不情愿,他还是站起来,快步走过去,在多罗丝开口说话之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矮他一个头的女孩拽拉出屋子。
"杰米,是杰米…"多罗丝看起来急死了,脸涨得通红。杰克等到站定在一个安静的角落才松开他的手,声音有些冷,"他怎么了?"
"他发烧了,牛奶吐了一地。"
"是不是你喂得太快了?"
"不不不,"多罗丝飞快地摆手,两条辫子在脑后甩起来,"我喂得很慢,像平常一样,非常慢,真的,但是没过多久小杰米就开始哭,我以为他尿裤子了,但是没有,他身上很热,然后开始呕吐…"
小姑娘看起来有些受惊,脸上一片煞白。杰克的眉头紧紧皱起,一向平板的脸上浮现出复杂的表情来。他沉默了一小会才问道,"他现在呢?"
"在…在家里,我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给他裹了羊绒毯,据说这样能够退烧…"
没等她说完,杰克转头就走,在走出厂房前,他折到厂长室,向辛格委婉但坚定地表示要请半天假。
"可以,不过我们是按天计算工钱,你现在走了,今天的份就没有了。"
"知道了。"杰克点点头,不再说什么,辛格给的薪水很少,一天只有90谢克尔,但是杰克必须得在事情变严重之前回去,回到他厌倦但是又不得不每天回去的那个房间里,回到他曾经鄙视而今却毫无间歇折磨他的惨淡和落魄当中。
他的人生已经如此糟糕了。

红房公寓是个四层楼的老建筑,杰克现在的家就在第四层的西北角。他小跑上楼梯,冲过走廊,打开房门,没有风扇的屋子里顿时涌出腾腾热浪。他听到杰米微弱的哭声,闷闷的,就在角落那堆被子底下。杰克大步冲过去,一把将绒被掀开,杰米全身是汗,脸,脖子和手臂上呈现出不同程度的红斑,显然快被闷坏了,他的眼窝里积满泪水,眼睛已没发睁开,声音已然哭哑了,只剩下些微气力哼哼。
杰克把他半抱在怀里,心里十分生气,却不知该冲谁发火。他咬了咬嘴唇,用一块薄薄的小毯子将杰米重新裹好,拿窗台上晾着的毛巾给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与眼角的泪水,将孩子夹在左臂,右手抬起床垫,把下面藏着的一个小手绢包拿了出来。
他干了不久,只有这点钱,也就够他去看一次医生。
杰克把小包放在薄夹克的内袋里,犹豫了片刻,又折到小木桌旁蹲下来,用小刀将木头缝隙里夹着的一个黑色小袋抵了出来。小袋沉甸甸地落在手心,被杰克牢牢攥着。

评论(3)
热度(33)
  1. KIRARI云水客 转载了此文字

© 云水客 | Powered by LOFTER